轴流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轴流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专家谈长沙受虐女童案其家庭所有成员都需要心理援助【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0:41:17 阅读: 来源:轴流泵厂家

此前报道:

长沙受虐女童案最新进展:已有专人负责检查伤情心理干预

长沙女童受虐案引发关注 妇联第一时间介入

红网时刻12月6日讯(记者 彭双林 通讯员 李立)12月5日晚,在望城区相关部门的敦促下,受虐孩子煜煜的父亲喻某从贵州工作的地方回到长沙,并第一时间赶到望城区公安局接受讯问。当晚,喻某和从益阳安化老家赶过来的父母,从医院将三个孩子接走,面对记者的询问,喻某表示暂时不愿接受采访。

父亲看似本能的隔离保护,是否会对孩子们起到积极的影响?接下来,相关部门应该如何来帮助这个家庭?在此前,5日下午,长沙市妇联派出的2名心理咨询师为三名孩子做了长达数小时的心理疏导,心理咨询师志愿者易宏兵表示,问题孩子的背后本身是问题家长和问题家庭,需要干预和帮助的是这个家庭的所有成员而不仅仅是煜煜。

母亲施暴父亲不作为

喻某妻子谢某涉嫌虐待的行为遭到邻居们的一致谴责,但三名子女中,为何是二女儿煜煜频频遭受家暴?关心煜煜的邻居对此表示完全无法理解。

12月4日,有媒体曾联系上还在贵州工作的喻某。喻某表示已经知道了家里发生的事。喻某介绍,煜煜是夫妻俩的第二个孩子,不同于另外两个孩子,煜煜从小是由爷爷奶奶照顾的。

“婆媳关系不是很好,她可能觉得小孩更喜欢爷爷奶奶所以生气吧。”喻某表示,妻子谢某并非只打煜煜,但平日里,妻子尤其针对煜煜,在家时经常以“不听话”为由对其进行殴打。“我拦过,有一次甚至把她关到门外不让她动小孩,但是没有什么用,我出差之后打得更严重了”。

喻某介绍,自己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妻子专职在家带孩子,家中经济压力很大,妻子殴打女儿可能也有经济方面的原因。

邻居李女士回忆,作为益阳老乡的喻某曾向邻居寻求帮助,希望大家帮他找个在长沙本地的工作,方便监管妻子同时保护孩子。而不少住在小区的业主们则纷纷表示不买账――与大多数业主居住在高层区不同,喻某家是在别墅区,经济状况并不如形容的那般糟糕,并且这些并不是父亲不作为的理由。

父亲态度冷漠,母亲反复残忍施暴,煜煜的邻居们异常气愤,大家纷纷出谋划策,甚至有业主建议应该剥夺煜煜父母对其的监护权,把煜煜交给爱心家庭抚养。

律师:是否撤销监护权需综合评估

对此,湖南省妇联妇女儿童法律援助中心公益律师、云天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万薇认为,在夫妻一方实施家庭暴力的该案中,另一方需要承担起阻止暴力的责任和作为,“在此案中,父亲知道母亲打孩子,但并没有及时调整自己远离家庭的工作或者采取更有效的方法。家里总共有三个孩子需要母亲照顾,所以,他选择了牺牲二女儿来维持整个家庭的运转”。

有丰富反家暴法律工作经验的万薇告诉记者,在劝阻家暴无效的情况下,应当打破家庭暴力是家务事的误区,按照《反家庭暴力法》的规定报警,“家庭暴力是违法行为,严重的是犯罪行为,应当按照法律的规定对施暴者进行处理,通过司法措施来干预家暴”。

万薇表示,应该为小区业主们集体为孩子维权的行为点赞,“都是中国好邻居”。同时,万薇提醒,大家在维权过程中应该注意孩子们的隐私保护,“比如受伤孩子的照片需要马赛克处理,保护三名孩子的个人信息,不要将孩子们的照片和学校随意曝光。尽量将对孩子们的影响降到最低,避免他们受到二次伤害”。

针对部分业主们对于撤销煜煜父母对其监护权的建议,万薇则表示,《民法总则》第三十六条概括了撤销监护权的三种情形,一种是实施严重损害被监护人身心健康行为的;第二种是怠于履行监护职责,或者无法履行监护职责并且拒绝将监护职责部分或者全部委托给他人,导致被监护人处于危困状态的;第三种是实施严重侵害被监护人合法权益的其他行为的。

万薇说,在本案中,母亲的长期家庭暴力行为已经构成虐待,但是否达到了严重损害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程度,需要专业机构和人员进行详细的评估才能下结论。“目前,整个案件都在侦查阶段,对于孩子的心理干预也才刚刚开始,是否需要撤销母亲的监护权需要收集更多的情况,作出评估后综合判断”。

心理专家:所有家庭成员均需要心理援助

12月5日,长沙市妇联派出的心理咨询师志愿者易宏兵与何浩为三名孩子做了长达数小时的心理疏导。根据当天拍摄的视频,煜煜在心理咨询师志愿者的安抚下,安然入睡。

三名孩子当时都有怎样的情绪表现?易宏兵介绍,在心理老师介入之后,孩子情绪平稳,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之前紧张、焦虑、恐慌、不安感有所降低。“尤其是大女儿,她有十二三岁了,表现出一个很明显的不良反应是委屈,然后无奈、无助,甚至担心、害怕。她觉得她的生活完全被打乱了,‘我不想要现在的这个样子,我也不想要这么多人来看,不想这么多人进进出出,我就想过我原来的生活,按时上学然后放学回家做作业吃饭。’说到这一点的时候,她不停地流泪,这是姐姐。”

而6岁的煜煜则表现得相当乖巧。易宏兵表示,从表面来看,受暴的经历并没有对煜煜造成很大的影响,但深层次远不是这个样子,“家暴事件不光是对煜煜本人,对她的整个家庭,特别是对煜煜的姐弟都有影响。”

易宏兵说,事实上,公众的每一次过问、慰问都是让孩子的创伤重现。“现在看她的人这么多,送来的洋娃娃零食书包靠垫很多很多,后续一两个月,情况会是怎么样呢?孩子的心理状态会如何发展?从专业的角度来说,处理方式还有很多值得探索的地方。”

至于施暴的母亲谢某,易宏兵特别强调,“她既是一个施暴者,同时也是一个受害者。她的原生家庭是个什么样的状况,我们不清楚。但是,不管从法律上来说,她需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爸爸妈妈、孩子,整个家庭是需要专业援助的,而且是一个长期的援助。”

天途手游

潜江千分

随时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