轴流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轴流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5-(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32:05 阅读: 来源:轴流泵厂家

“带公主下去!”卓文孝宇冲侍卫招手。

侍卫领命上来攥住萸桑。

萸桑奋力挣扎,可惜气力用尽都未能挣脱开,被侍卫拖着一步步往内宫去。

萸桑眼睁睁看着卓文孝宇步至到宫门前,顿时泪如雨下。

“打开宫门!”卓文孝宇整整身上的衣袍,冲宫人唤道。

望着一点点开启的宫门,萸桑捂嘴失声痛哭起。

萸桑知道,宫门那边,柏西笫的百万大军就在那,等待卓文孝宇的将是条不归路。

“卓文孝宇,你可知罪!”柏西笫坐在战马上,手中长戟一挥,锋锐的冷刃,直指卓文孝宇咽喉。

卓文孝宇苍白的脸上浮起几丝轻笑:“要么杀了我,要么从我身上踏过去!”

柏西笫握着长戟的手紧了紧。

他恨透了卓文孝宇,能将他玩弄股掌间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长戟刺破卓文孝宇的衣袍,血水顺着刃尖溢了出来。

“她在哪?”柏西笫盯着卓文孝宇道。

卓文孝宇望了望滴血的胸口,勾嘴冷笑:“她不是生产死了么!”

柏西笫心口收紧,万种悲楚齐齐奔涌而来。

“朕不信!尸首在哪?”柏西笫面露绝望,却仍不相信。

卓文孝宇望了望远处那个即将消失的俏影,心里默念:“桑儿,皇兄就此将利图托付于你了!”

柏西笫察觉卓文孝宇表情有异常,正当琢磨他的心思时,卓文孝宇两手握住长戟,“嗞”整个刺入心口。

“陛下!”

宫人见之惊呼起。

卓文孝宇倒在血泊中,望着萸桑离去的背影轻笑。

大约是听到身后的呼声,萸桑深觉卓文孝宇出了事,挥开身旁的侍卫朝宫门处跑来。

“皇兄!”萸桑一边跑一边呼喊。

眼前就要到宫门,卓文孝宇的侍卫将她制住。

萸桑望着卓文孝宇心口处插着一支长戟,那长戟她自然认得是谁的,心凉下一大截,不可置信地望着柏西笫。

侍卫见她情绪生变,忙将她打晕。

柏西笫的大军翻遍整座利图皇宫也没找到萸桑。

“请公主不要辜负陛下的一片苦心!”侍卫将萸桑带出皇宫,此时隐在一处树林里。

萸桑心绪不平,尚沉在卓文孝宇去世的悲痛中,对侍卫的话恍若未闻。

许久才听她喃喃自语:“他明明就答应过我,不会伤害皇兄,不会踏入利图半寸土地!为什么他要出尔反尔!”

侍卫理解她的心情,选择起沉默。

“不行,皇兄的尸首还在他手里,我要夺回来,让皇兄入土为安!”萸桑拭去泪水。

侍卫提醒她:“公主想以什么身份向柏西笫讨要?”

萸桑怔了怔。

虽说她还是柏西笫的皇后,但卓文孝宇却是利图的国君,若以雅辰国皇后的身份前去讨要,只会被利图的子民嘲笑。

若她以利图国公主的身份前去,根本就没有资格与柏西笫讨价还价,两项权衡,萸桑进退两难。

“那你说说,本宫当以何种身份!”萸桑哽咽问道。

侍卫手托玉玺跪于萸桑脚下,“请公主择日登基!”

萸桑身躯一怔,眸光落在玉玺上,心口起伏,此时她才明白,卓文孝宇所说的托付,是要传位于她。

如此,柏西笫才会放弃攻打利图,如此,她与柏西笫定然不会在一起,因为卓文孝宇以他的死向天下人证明,利图与雅辰的不共戴天。

“不!为什么不能放过我!”

萸桑想到许久不见的三个孩子心如刀绞。

这一刻,她只希望自己只是个普通女人,然而命运却推使她步步向前,直至登上那个至高无上的宝座。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望着跪了一地的百官,萸桑心绪难平。

纵是她千般不愿,仍是被推上了宝座。是的,她现在是利图女王,她的言行将影响到整个利图国,她已由不得自己的任性,她的命运与利图绑到了一块。

萸桑深作呼吸,拂拂一身明黄锦袍,袍服褶褶如云如霞。

袍上用金丝绣着腾云而来威风凛凛的金龙,袍服逶迤缱绻于她身侧。今日的她,头戴九龙金冠,冠上每条金龙嘴里皆吐着根金色步摇。

步摇闪闪灼灼,隐隐绰绰,衬得她尊贵无限,尽显唯我独尊气魄。

“众爱卿平身!”

萸桑拂手冲百官道,继而袍服一卷,正坐于龙椅上。

此时,殿外的宫人来报:“启禀陛下,雅辰国使臣求见!”

萸桑闻之眼皮跳起。

她料到柏西笫不会这般爽快答应归还卓文孝宇的尸首,他是要拿卓文孝宇要挟她,让她尽早归顺。

萸桑轻笑:“带他进来!”

那使臣一路垂头进殿后,跪于萸桑脚下。

萸桑没想到来人会是纳兰贞。

想到自己诈死一事,纳兰贞多半参与了其中。杏目一瞪,素掌击在案上:“大胆纳兰贞!身为利图子民,却委身于他国,该当何罪!”

纳兰贞满腹委屈,她也是近日才知萸桑没死,立马就请缨出使利图。

纳兰贞望着殿上,睥睨天下,俯视众生的萸桑,想到昔日两人同生共死的过往,不觉鼻翼生酸。

然今时不同往日,萸桑对她的误会,让她百口莫辩。

“女王陛下息怒!臣此回前来,并没打算回去!臣生是女王陛下的人,死亦是女王陛下的鬼!此回臣是带着孝先皇帝的尸首前来,还请女王陛下笑纳!”

萸桑身躯颤颤,没想到柏西笫会在她登基第一天给她送此大礼,心绪难平,冲殿下的大臣道:“明日且去迎回孝先皇帝的尸首!”

待众臣退去,萸桑又遣人将纳兰贞召进殿。

“他可有其他话让你带给我!”

纳兰贞望着眼前的萸桑,起身道:“雅辰国君说,女王陛下走的匆忙,连随身弯刀都没顾及得上!此回让臣带了回来!”

纳兰贞说时将弯刀双手呈上。

萸桑瞥了眼弯刀,万千思绪拢上心头,可面上仍是一派镇定。

“如此也好!你也将这玉笛带去还于他吧!”

萸桑说时,从袖中抽出玉笛交予身旁的宫人,又由宫人递至纳兰贞手中。

纳兰贞望着手中的玉笛神色不安。

见萸桑面露管意,开始挥手示意她退下,忙不甘心地冲萸桑道:“女王陛下还在怪雅辰国君杀了孝先皇帝,可您又怎知这其中的原委!怎知这几年,他是如何过来的!”

萸桑早已失了耐心,见纳兰贞忤逆起自己,杏目一冷,道:“再如何,他也不该杀了皇兄!”

“那么陛下您呢,这几年,您连自己的孩子都不去看一眼!”

“放肆!”萸桑勃然大怒。

孩子是萸桑的心病,哪里容得别人来揭开这块藏在她心头里的伤疤。

纳兰贞含泪而走,手里握着柏西笫的笛子。

纳兰贞已明白,萸桑也不是从前的萸桑,极大的绝望让萸桑选择逃避感情。

可萸桑哪里知道,柏西笫一早就知道她就是当年他在勐岭山脚下救下的那个野丫头,他爱她胜过一切,只求她能给他个解释机会。

他让纳兰贞将弯刀送还,不是为了与萸桑了清,而是想让萸桑念起他们的过往……

---- 作者寄语:这个故事就到这里,结局很有想象力,大约抽空会写个番外!再次感谢亲们的不离不弃!明天开始新故事啦 !另外,今天《于珏短篇故事集》更了如许夜色,有关吸血鬼的爱情故事喔,有兴趣的亲可以去那看看!

秦皇岛MPP管大弯头压力试验方法

洛阳CPVC电力管大弯头满足市政要求

杭州配电房绝缘靴工频耐压检测

供应水泥发泡器水泥高压发泡机

多图济宁弱电入地CPVC电力管厂家

无痛针灸培训泉州针灸培训班哪里有

马鞍山污水收集PE打孔管垃圾填埋场使用

力荐烟台MPP塑钢复合管相关知识解析

厂家保定玻璃钢电缆保护管耐用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