轴流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轴流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第二节盛世显赫出征金川-【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1:30:22 阅读: 来源:轴流泵厂家

金川,两条河流即大、小金川的合称,地处四川省西北,大渡河上游,以临河山有金矿而得名。早在隋代,始置金川县,唐属维州地;明时,隶属杂谷安抚司。 此地处万山丛矗之中,汹涌的溪流环绕其中。地形十分险恶,气候寒冷,常年雨雪交加,只产青稞、荞麦等耐寒作物。居民多属藏族,筑石碉为居室。雍正元年,在 此设金川安抚司,酋长莎罗奔自号大金川,而以旧土司泽旺为小金川。不久,莎罗奔把自己的女儿许给泽旺为妻,两金川结为姻亲,形同一体。但泽旺懦弱,受其妻 制约,实际上已受到大金川的控制。

金川之战的起因很简单:大金川土司莎罗奔四处劫掠邻近土司,扰乱了边疆的安宁。乾隆十一年 (1746),莎罗奔劫走泽旺,并夺其印。在四川总督的干预下,莎罗奔被迫放还泽旺,但仍不停止劫掠活动。清军出动予以制止,却受到攻击,造成一定伤亡。 高宗得到报告,持慎重态度,指示四川督抚,只要莎罗奔没有危及朝廷的根本利益,切勿轻举妄动。然而,莎罗奔不知收敛,无视朝廷政令,自行其是。乾隆十二年 三月,高宗终于下令进兵金川。他命川陕总督张广泗为总指挥,派松潘总兵宋宗璋、建昌总兵许应虎各率所部,分成川西、川南两路进剿。总兵力初为两万余人,后 增至五万。

清军进攻的目标,一是莎罗奔所居之勒乌围,二是其侄郎卡所居之噶尔崖。高宗约定本年底前,务将莎罗奔擒获。但事与愿违,张 广泗在取得小胜后,连连失利。至十三年春,副将张兴、游击孟臣皆战死。清兵被阻于险隘,不得前进。张广泗无计可施,只有连章请兵请饷。高宗疑其不实,再命 大学士讷亲前往督师,又起用被革职的将军岳钟琪以四川提督衔效力。经议:岳由党坝取勒乌围,张由昔岭取噶尔崖。讷亲刚到,锐气正盛,传令全军限三日内攻取 噶尔崖,违者以军法论处。清军出动4万余人,“诸将身蹈锋火”,总兵任举、参将买国良战死,伤亡惨重,自六月发动进攻以来,至九月初,汉、土兵剩下 2.51万名。经此惨败,清军士气低落。在七月末的一次战斗中,清军3000人竟被金川土司兵数十人所击败!

讷亲本是圣祖初年四大辅 臣之一遏必隆的孙子,而圣祖的孝昭仁皇后是他的姑母。他以皇亲贵胄青云直上,备受世宗眷顾,至高宗即位,其历任兵部尚书、吏部尚书、大学士、军机大臣等要 职,位居首辅,极受恩宠。高宗特派他代替张广泗,意在一举剿灭金川之乱。但他根本就不懂军事,来后不久清军就遭惨败,自此不敢言战!他转而依赖张广泗,凡 事只商之于他一人。张本来就看不起讷亲不知兵,却受制于他,心中怏怏不乐,表面上应付,实际是不出一谋,不出一策。讷亲计无所出,诸将亦观望不前。清军不 利,又为内部奸细所坏。原来,莎罗奔之弟良尔吉已投降清军,暗中为其兄通报信息,故清军一举一动,皆为莎所掌握。张广泗为良尔吉所愚弄,倚为心腹,每次进 攻,均遭失败。岳钟琪发现良氏问题,上疏揭发。高宗当机立断,命讷亲处死良氏。讷亲不听,反而声称良氏不法“无迹可据”。数万大军坐守险境,达半年之久, 毫无进展。高宗大怒,下旨斥责张广泗等“帅老糜饷”,“挟私观望”。至乾隆十三年九月,将张氏逮捕人京,命大学士傅恒代替讷亲为全军指挥。入冬,张氏至 京,接受审讯。他抗辩不服,高宗恼怒,当即下令斩首处死。再命讷亲就其军事一再失败作出解释。讷亲先后陈奏万言,无一要领,惟急请回京当面陈述。高宗气 急,命取其祖遏必隆之剑,邮寄军前,赐他自尽。

高宗处置了玩忽职守的张广泗、讷亲,将金川战事的全权交给了傅恒。离京时,高宗隆重举 行前所未有的送行仪式:高宗亲自拜谒先祖神明,张设黄幔,为傅设宴,举酒赐饮,命于御道前上马,设大将旗鼓,军容整肃,气氛格外凝重。前一阶段军事行动, 劳而无功,此次命将出征,高宗意在表明,他要重新开始,必成大功,所以他才如此隆重地欢送傅恒出征,并增调吉林、黑龙江等省的精锐,开赴西南前线。

傅恒抵达军前,立即将内奸良尔吉、阿扣(莎罗奔之女)夫妇,连同内奸王秋处死,断莎罗奔之内应,整肃军纪,士气大振。次年正月,他总结前段军事失利的原因,并提出对策,给高宗上奏,摘其要,引述如下:

金川之事,臣到军以来,始知本末。当纪山(四川巡抚)进讨之始,惟马良柱转战直前,逾沃日,收小金川,直抵丹噶,其锋甚锐。其时,张广泗若速济师策应, 乘贼守备未周,殄灭尚易,乃坐失机会,宋宗璋逗留于杂谷,许应虎失机于近郊,致贼得尽据险要,增碉备御,七路、十路之兵无一路得进。及讷亲至军,未察情 形,惟严切催战,任举败没,锐挫气索,晏起偷安,将士不得一见。不听人言,不恤士卒,军无斗志,一以军务委张广泗。广泗又听奸人所愚,惟持以卡倡卡,以碉 逼碉之法。无如贼碉层立,得不偿失,先后杀伤数千人,尚匿不实奏。臣查攻碉最为下策,枪炮惟及坚壁,于贼无伤。而贼不过数人,从暗击明,枪不虚发……又战 碉锐立,高于中土之塔,建造其巧,数日可成,随缺随补,顷刻立就……攻一碉难于克一城。……计半月旬得一碉,非数年不能尽。

他深刻分 析了敌我双方的态势,“决计深入,不与争碉,惟俟大兵齐集,四面布置,出其不意,直捣巢穴,取其渠魁。”他保证于四月间向朝廷报捷。经重新部署,傅恒与岳 钟琪两路进攻,连破碉卡,士气高昂。莎罗奔看到清军决计深入,又断了内应,十分惧怕,不敢对抗下去,派人到岳钟琪军前,乞求投降,因怕被处死,不敢出来。 傅恒正待犁庭扫穴,突然得到高宗停止进兵,班师还朝的命令。高宗以劳师两载,耗费了大量资财和人力,不想再打下去,得到莎罗奔请降的报告,便当即批准,也 算体面地结束了此次战争。

傅恒奉命准降,以岳钟琪为特使,率随从13人,前往噶尔崖,向莎罗奔宣布朝廷待以不杀之意。岳任川陕总督 时,莎罗奔曾隶属岳之部下,威望甚高,此时,岳亲来,莎罗奔大喜,率部属“伏地请降”。第二天,莎率其子随岳钟琪前往傅恒大营,正式投降。双方立下誓约: 莎罗奔立誓,遵守所列各条款,保证不再为乱。傅恒宣诏赦其死,“诸番焚香作乐,献金佛谢。”二月初,金川之役宣告结束。

金川之役,是 高宗即位后首次用兵,历时两年,清军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三易统帅,杀讷亲、张广泗两帅,伤亡上万将士,耗费白银近千万两,终于迫使莎罗奔投降,西南地区再 获安宁。从这方面说,清军获得了应有的胜利,达到了制止大、小金川继续为乱的目的。不言而喻,高宗采取军事行动是完全必要的。但是,此战并没有彻底摧毁其 残余势力,因为受降而得以保留下来,这就遗患于将来,致使二十余年后,金川再度叛乱。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国食道癌医院排名

治疗卵巢早衰的价格

北京比较好的干细胞医院